• <rt id="faxif"></rt>

      1. <rt id="faxif"></rt>
      2. 當前位置: 首頁 > 員工風采

        測繪人的故事人生

        來源:admin   發布時間:2017-02-07 09:43:00   瀏覽次數:99

        打印

              生命里總會有許多令人難以忘卻的故事,那些故事或傷感,或無奈,或溫馨,或快樂,給不同時候的我們以不同的感動。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題記

              他是一名80后,從事測繪工作已有九個年頭。九年時間里,他沉于一線工地,參與過地形測量、沉降監測、土地確權等多種類型項目。如今,他已是一線生產中能夠獨擋一面的技術能手。他叫孫友超,今年32歲,2007年6月畢業于湖北省國土資源職業學院,同年7月,加入科島公司。長期的一線生活使他感受頗多,讓我們走近他,聆聽他的故事。
              一、暖——溫情畫面,賒帳購物
              2008年那場大雪,許多人都不會忘記,孫友超更不會忘記那次在大雪里發生的溫情一幕。
              當時已近年關,為了趕工期,他所在石首地形測量項目部并沒有因為天氣原因而停工。一天早上,他和組長照例一起出去測圖,天寒地凍,他倆只想早點把當天任務完成。不知不覺中,一上午就過去了,當他們肚子餓得咕咕叫時,發現早已過了項目部吃午飯的時間,回去既耽誤時間又麻煩做飯的師傅,附近又沒有餐館,他倆一商量,就在村頭的小賣部買點零食吃吧。他倆興沖沖地跑到小賣部,拿了幾樣零食,準備付錢時,尷尬的事情出現了:兩人把荷包一捏,空空如也,早上出門忘記帶錢了。此時,兩位男兒的臉刷地一下紅到了耳朵根,他們推回零食,歉意地對老板說:“我們忘記帶錢了。”老板熱情地說:“沒事,下次把錢帶來就行了。”雖然這事已過去很久,但它一直沉淀在孫友超的心里,雖然野外測量很辛苦,有時忙得吃不上一口熱飯菜,但他覺得,這點苦都算不上什么,令他感懷的是,在自然災害面前,陌生人之間的那份信任一直讓他感到溫暖。
              二、樂——開路先鋒,肉包打狗
              有苦就有樂,至今孫友超都記得在2007年的京山像控測量項目中與一群狗斗智斗勇的難忘歲月。
              該項目測區在農村,由于每家每戶都養的有狗,陌生人進村,成群的狗便圍上來,叫人不能挪步。為了不影響工作,孫友超和同事們想了一個辦法,給狗送點“小禮物”。每天早飯后,孫友超便到包子鋪買十個包子,到達村里時,等狗聚在一起,分別把包子往不同方向奮力一扔,狗都四散開來,紛紛去搶,趁著狗搶食物的間隙,迅速開跑。每當回憶起這件事,孫友超總是開心滿懷,他戲說,京山像控項目就是與狗打交道的一個多月,也就是從那時起,他覺得測量是一份很有意思的工作,也深深地愛上了這一行。
              三、無奈——化解誤會,開展工作
              一線施工中,常會遇到環境不熟,語言難溝通等情形,由此會引發一些誤會與矛盾。
              在嘉魚宅基地確權項目中,孫友超任項目經理。由于宅基地確權項目需要入戶測量,需要農戶配合才能完成工作。一天,一個小組在村里測房子,測到一戶農家時,門窗緊鎖,沿著院外找了一圈也沒找到房主人,為避免回頭再找房屋位置測量的麻煩,小組成員說:“翻進院里去測,一會兒就測好了。”他們此時哪里知道,鄰居在家里看到有人翻墻入戶,馬上打電話報警并通知了村長。不一會兒,警察、村長、村民圍了一大圈聚在院子外,里面施工人員看到這陣勢,趕緊給項目經理打電話,孫友超很快趕到現場,出示工作證件后,說明情況,誤會才化解。
              方言在工作中引起歧義也是一件令人感到無奈的事情。在咸安宅基地項目中,一次,孫友超在一家農戶前測量房子,農戶主人出來好奇地問:“你們在做啥?”孫友超隨口回答:“測(cè)房子。”農戶主人瞪大了眼睛,不友好地問:“拆(cé)房子?”孫友超看到農戶疑惑漲紅的臉,不知哪里出現了問題,他停下手上的活,耐心地和農戶交流,原來咸寧地區的方言較重,“測”和“拆”只是在聲調上有區別,差點引起不必要的誤會。
              與人打交道,誤會難免,在孫友超看來,要避免誤會發生,就要充分了解當地的民風民俗,不莽撞行事,與當事人細心交流,只有做好這些工作,誤會發生的概率就會降低。
              四、酸——舍家為業,愧欠妻兒
              選擇測繪工作,從情感角度上講,有時就是選擇背井離鄉,選擇遠離親人。在孫友超心里一直不能釋懷的就是小孩出生時,他沒能陪護妻兒。那是2012年2月的一天,他當時在滬昆客運專線項目,為迎接小孩出生,他已買好當天晚上的回程車票??墒怯媱澆蝗缱兓?,當天下午項目部接到甲方通知,要驗收資料。孫友超退掉了晚上的火車票,配合甲方做驗收工作。七天后,他回到家時,愛人、小孩還未出院,小孩還在醫院接受黃疸治療。在事業與家庭的天平上,孫友超選擇了恪守與奉獻,愛人則選擇了理解與支持,每當憶起此事,他心里總是酸溜溜地,常年不在家,覺得愧欠妻兒太多。
              測繪人有太多的人生故事,那些故事或溫暖或無奈或感傷,走進他們,傾聽他們的故事,讓我們能夠停留,反思,細細體味測繪人多姿多彩的人生……
        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(供 稿:  廖江英) 

        德扑圈俱乐部